ciq7a超棒的都市异能 戰錘神座 txt-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奸奇之計看書-1s6nj

戰錘神座
小說推薦戰錘神座战锤神座
沃腾的出现引来了巨大的动荡,帝国境内的平民们纷纷高呼“救世主归来”“危难之际查理曼大帝归来了”“路德维希陛下依然记得他的臣民”,大量的宗教军队、教士、小贵族、商人和平民们纷纷加入了沃腾的队伍,一齐朝着布伦瑞克前进。
这给了帝国的权贵们很大的压力,一共四十八位帝国选帝侯、议员、将军、大贵族们在议会里面开会,权贵们既恐惧又慌张,许多人都知道他们的贵族头衔和地位、庄园到底是怎么来的,谁能说得上自己干净呢?谁能说得上自己没有任何污点呢?
帝国和布列塔尼亚不同,布列塔尼亚有神盯着,骑士老爷们可以大言不惭地表示没错啊,我们的土地就是女士赐给我们的,不信你查家谱,湖神女巫殿下认证过的,而帝国要论证就比较困难了。
其中最为激烈反对者正是刚刚赶回布伦瑞克,宣布暂代大主教和接过所有权柄的埃斯梅三世,代理大主教公开宣布卢瑟-胡斯为异教徒,这支军队为“异端军”,沃腾只是个骗子,他的存在并未得到神祇的认可。
但这很难,因为每一位前去宣读大主教旨意的教士都在看到了沃腾的神迹之后,宣布向他效忠。
更令人惊讶的是沃腾表现出来的老道,在距离布伦瑞克仅有几天路程时,他没有急于进军,而是花了几天时间将附近黑森林里面的野兽人屠戮一空,在民间赢得了巨大声望之后,才缓缓开入布伦瑞克城下。
上万名狂热的沃腾追随者们失望地看到城市大门紧闭,守军们战战兢兢,面对眼前的“转世人皇”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不断地强调这是帝国宫廷的命令,卢瑟-胡斯激动地上去就是威逼利诱,但沃腾却让卢瑟-胡斯退下,年轻的铁匠只是叹了一口气,说道:“命运已经给卡尔-弗朗茨的帝国伸出了援手,就看他能否抓住了。”
沃腾的到来进一步激化了帝国宫廷的剧烈争吵,统治者们对于“坏笑村的铁匠到底是不是人皇转世”争论不休。
莱恩看到这里苦笑着摇头,其实根据沃腾身上出现的神迹来看,不太可能是假货,毕竟展现一次神迹是骗子,展现两次神迹是骗子,展现三次呢?四次五次呢?沃腾一个不过二十来岁的铁匠就拥有圣域实力和象征人皇的双尾彗星之火,到底是不是人皇转世这不是已经很明显了么?
看到反对程度最激烈的正是帝国女爵艾米莉亚,莱恩忍不住还是笑了出来。
艾米莉亚还是看不透啊。
也是,自己的小女仆谋划了一辈子让自己的儿子登上皇帝之位,现在弗雷德里克接任皇位已经是就等着卡尔-弗朗茨退位了,结果半路杀出个沃腾!
欧若拉传来的情报显示,艾米莉亚在帝国议会上大骂卢瑟-胡斯是个“贪婪的乡巴佬”“装神弄鬼的骗子”“妄图颠覆帝国的诡计”“混沌教派阴谋生的杂种”。
帝国的宫廷整整争吵了三天,沃腾也在外面等了三天,眼见着帝国宫廷始终无法达成一致,终于,卢瑟-胡斯忍不住了,他通过恐吓和让负责守城的瑞克禁卫亲眼见证了沃腾身上的神迹之后,终于让这个瑞克禁卫精神崩溃,打开了城市大门,剩下的瑞克禁卫们试图阻止他但是为时已晚。
沃腾没有责怪卢瑟-胡斯的自作主张,而是径直进入帝国皇宫,在那里,他见到了卡尔-弗朗茨皇帝,还有那些半是逞强,半是尴尬的帝国权贵们。
卡尔弗朗茨面临着有史以来最难的难题。
显然,如果沃腾是人皇转生,那么他理所当然有权力拿回他的帝国,可无论是从帝国利益、从他家族利益还是从他个人利益上,卡尔-弗朗茨都不可能将旧世界最强大的国家帝国的皇位拱手出让给一个来路不明的小铁匠,无论是感情还是逻辑上都完全说不通,许多家族和弗朗茨大亲王家族的盟友们也不会承认沃腾的。
可如果皇帝否认沃腾站在代理大主教埃斯梅三世那边,那么显然帝国立即就会原地分裂,将有不少人会选择站在沃腾那一边,那些手握重兵的权贵可不会在这种时候都奉献他们的忠诚,在北方大军压境的时候,帝国要准备打内战了。
莱恩眯着眼睛点头,看起来,似乎无论选择那一边,帝国都将被撕裂。
这几乎是一件无解的难题,莱恩仔细思考着对策。
如果是自己,会怎么处理这个凭空冒出来的“沃腾”?
他接着看下去,很快,莱恩就为卡尔-弗朗茨的政治手腕折服。
卡皇将自己的政治智慧和数十年来的宫廷经验发挥到了极限,非常平和地示意沃腾和自己对话,这个铁匠既没有上来就要求皇帝必须传位于自己,但也没有否认自己就是人皇转世,他只是告诉皇帝,自己等他的决定。
卡尔-弗朗茨在思考后当即宣布,沃腾确实是人皇派到凡世来拯救帝国的。
同时,一系列人事任命即刻下达。
他将神锤盖尔-玛拉兹赠与沃腾,宣布加封沃腾为查理曼神选冠军,帝国的宗教领袖,和皇帝并肩。
任命卢瑟-胡斯作为沃腾的导师,负责教导沃腾。
宣布以沃腾为核心,组建“查理曼军”,并将一部分帝国行省军队和宗教军队划归沃腾麾下,供他指挥。
挑选一名布伦瑞克自己培养出来的优秀官僚马蒂厄作为沃腾的顾问,负责解答一切官僚问题和提供力所能及的所有帮助。
最后,“查理曼军”在进行一定的整编之后尽快启程赶往塔拉贝海姆,那里需要沃腾和他的军队拯救。
再打发阿尔弗雷德返回布列塔尼亚,大诵经师的圣战已经结束了,该回家了。
“卡尔-弗朗茨,不愧是我的知己!”莱恩实在是忍不住赞叹。
皇帝这一手确实高明,他看起来让步了很多,让渡了一部分权力。
可实际上呢?
皇帝牢牢地握住了自己的基本盘,他的皇家卫队和常备军不仅一人未出,而且还控制住了由于维克马大主教失踪而混乱的宗教势力,也没有给沃腾任何向现有官僚体系伸手的机会。
艾米莉亚更是表示努尔的炮兵们不会听从沃腾的指挥,然后帝国女爵气冲冲地走了。
“有趣,真是太有趣了!”莱恩拍着大腿笑道。
晋升半神之后,莱恩突然感觉到某种改变。
他的思维开始变了,他似乎有点……不是那么那么在乎这些了,某些人的生死,为了胜利所必须的牺牲,似乎,都被认为是必要之恶。
成为半神之后,观念变了。
不行,至少现在不行,莱恩稍微摇头,这种观念其实很可怕。
但这,便是神性!
这也是……掌印者马卡多的,治国逻辑。
饱其腹,空其心,愚则忠,思则罔!
…………我是神的逻辑的分割线…………
就在骑士王国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南部时,北方,里昂纳赛的沿岸。
一支庞大的诺斯卡长船舰队已经冲破了布列塔尼亚的海岸线防御,并在布列塔尼亚的海岸线之上登陆,随着长船船舱打开,数以千计的斯卡林斯狂战士,还有数百位全身重甲的混沌勇士登上了骑士王国的海岸。
为首者是斯卡林斯的军阀,维格拉夫-红眼,他和他的部落在一位黑袍人的协助之下,几乎绕开了所有的布列塔尼亚私掠巡逻船队和守卫,现在,他们成功登陆了。
诺斯卡人密密麻麻,就像是蝗虫一样不断地上岸,然后涌向各处,他们大多高喊着恐虐和纳垢的圣名,这些北佬们迫不及待地想要大干一场了,黑暗之神的神音已经降临,现在便是鲜血和毁灭的时代,任何人都有机会得到最高级别的赏格——晋升为冠军、神选、大领主甚至是恶魔亲王!
诺斯卡人的入侵很快就引起了布列塔尼亚人的反应,在经过莱恩和劳恩认真设计的北方海防体系之下,军队立即被动员起来,里昂纳赛的白底红狮旗帜在平原之上飘扬,来自布列塔尼亚北方三公国的军队聚集在一起,准备抵抗诺斯卡人的入侵,同时信使被派出,只要坚持足够时间,就会有来自勒-安古朗的增援抵达,如果再坚持得久一点,那么来自穆席隆和库罗纳的援军也会赶到。
古老的投石机正在启动,里昂纳赛公国的农奴士兵们正在操控着已经有好几百年历史的老古董,在骑士王国逐渐装备火炮和火枪之后,北方三公国依然保有大量的投石机编制,这是他们曾经的骄傲,被认为是女神的赐予,既然湖中仙女从未命令放弃投石机,里昂纳赛人也不会放弃自己的骄傲。
是的,里昂纳赛公爵阿代哈德如此认为,因此里昂纳赛公国依然装备大量的投石机和弓箭。
穿越之回归现代 悲伤泪蝶
实际上,防守北部疆域并非是阿代哈德的第一任务,但公爵始终认为自己有职责和义务保护自己的臣民,因此当他得到消息时第一时间就带着少部分就在附近的骑士贵族们赶来,公爵坚信,这场战斗将会成为他的军功章和一切荣耀的起点,因此当阿代哈德下令他的亲卫队和里昂纳赛骄傲的骑士们朝着混沌军队发起冲锋的时候,年轻而且热血的游侠骑士们第一个响应,然后是里昂纳赛白狮步兵团,这些渴望着骑士头衔和进入老近卫军的自由民们纷纷举起武器。
“为了女士和国王,为了布列塔尼亚!”
“为了女士,为了里昂纳赛的荣耀!”
箭矢如雨点般落下,投石机抛出的巨石在斯卡林斯人的阵列之中炸出一个接一个的大坑,诺斯卡人的战吼声压过了布列塔尼亚人的怒吼,缺乏战争机器的北佬一开始只能够顶着里昂纳赛人的箭雨和投石机的抛砸前进,最先冲上去的北佬全都倒下了,但是更多的长船靠岸。
湖神先知们立于阵线后面,开始释放魔法,灼热的光束,成片的乌鸦和一道道闪电席卷了北佬污秽的血肉,将那些怪兽烧得四处逃窜,北佬们稍微受到了一些阻碍,斯卡林斯的军阀维格拉夫-红眼不以为意,他只是示意更多的诺斯卡战士们跟上。
鼓声阵阵,战吼不停,为了恐虐为了纳垢的吼声一浪高过一浪。
“该死,为什么这么多敌人!北佬是如何绕过我们的海洋防线的?”里昂纳赛公爵阿代哈德愤怒地质问着自己的下属:“为什么我没有得到任何消息?”
原创诗歌
“我们也不知道,我的公爵。”下属骑士回答道。
“可恶,传令公国第一,第三,第四斧枪营,给我压上去。”阿代哈德公爵的内心燃烧着一团火,他本应该躲在城堡后面,等待援军抵达,但是他自认为不能那么做,躲在城墙后面?这不是骑士,更不是身为公爵的责任。
因此阿代哈德断然无视了莱恩和劳恩先后强调的要求协同作战和避免胡乱冲锋的命令,他更愿意将这个命令视作骑士精神的匮乏和阻止骑士贵族获取自己的荣耀,如果这是世界的终焉,如果这是命中注定的结局,那么他阿代哈德,也将用自己的武器,让北佬知道,荣耀的里昂纳赛人,绝不投降!
北佬太多了,斧枪阵和长枪阵渐渐地被诺斯卡狂战士和掠夺者们淹没,农奴弓箭手们四散而逃,逐渐靠近了公爵所在的位置,阿代哈德公爵见到这一幕微微点头。
“女士在上,席尔鲁夫在上!请赐予你的子民力量吧!”白狮骑枪直指天空,一千名骑士和骑士扈从、游骑兵们一齐呐喊,如此壮烈的吼声直接压过了诺斯卡人的战吼,他们声音之凶猛,超过并弥补了他们悬殊的数量。
公爵亲自冲锋,属于里昂纳赛之子的马蹄声再一次在属于骑士的平原之上响起,滚滚而来,带来了毁灭和死亡。
诺斯卡人亲眼看着轰鸣声从南向北而来,钢对钢的碰撞一度使得诺斯卡人始料不及承受了巨大的伤亡,如林的骑枪撕碎了人皮狼和战獒的血肉,洞穿了盔甲,骑士剑切断了肢体和喉咙,将一个个诺斯卡人碾碎在了骑士们的铁蹄之下。
“为了女士,为了席尔鲁夫,为了里昂纳赛的荣耀!”阿代哈德公爵冲在第一位,疯狂的公爵深深地洞穿了诺斯卡人的盾墙,强大的冲击力让他过分深入蛮族人的内部,现在,他要面对的是一群身披重甲的混沌勇士,还有斯卡林斯的军阀维格拉夫-红眼。
维格拉夫-红眼饶有兴趣地看着自己的猎物,他认得公爵的旗帜,知道眼前这人是懦弱南佬的领袖,一个有价值的敌人,于是军阀示意所有人让开,他要独享猎取南佬头颅的荣耀。
公爵也看到了诺斯卡军阀,一场冠军对决就此开始。
维格拉夫的巨斧攻击一浪高过一浪,速度太快,以致于阿代哈德公爵根本就抵挡不住,斧头劈开了他的肩甲,阿代哈德连续后退,口吐鲜血,他用盾牌顶开维格拉夫的巨斧,然后一剑,刺穿了诺斯卡人的胸口。
骑士剑深深地贯穿了诺斯卡人的胸口,维格拉夫闷哼一声。
很疼,但是不够致命,恐虐的力量祝福着他,他的心脏长在右边。
随后,巨斧落下,阿代哈德公爵的头颅被从中间劈开,公爵临死前微笑了一下,这让维格拉夫感到不妙。
里昂纳赛公爵阿代哈德,战死于北方海岸。
见到公爵战死,里昂纳赛人在恐慌中开始溃败,维格拉夫-红眼本想下令追击,但伤口的疼痛越来越厉害,一股股白烟从胸口冒了出来。
骑士剑上,有湖神先知的净化祝福!
“唔唔唔!”斯卡林斯大军阀手捂胸口,痛苦地单膝跪下。
他错过了彻底击败布列塔尼亚人的机会,随着远方的号角声响起,勒-安古朗的陶博特公爵还有一直数百人的援军赶来了。
“阿代哈德!不!!!”陶博特公爵一马当先,他和阿代哈德公爵是挚友。
但有人拦住了一心报仇的陶博特公爵,一个黑袍人率领着一队身穿蓝紫色盔甲的奸奇神选勇士出现,他面露微笑,抬手就是一记金属熔流,数百道从天而降的滚烫熔流把陶博特公爵从战马上掀翻了下来,也将勒-安古朗的骑士和扈从、游骑兵队们炸得七零八落。
陶博特公爵刚刚落在地上,黑袍人长袖中的法杖轻轻一指,附近的碎石和各种刚刚冷却的金属熔流就将陶博特公爵的身体彻底填埋。
又一个公爵倒下,布列塔尼亚人崩溃了,四处溃逃。
黑袍人呵呵直笑。
你对我的羞辱,你对我的轻视,你从我身上夺走的一切,我都将一点一点从你身上讨回来!莱恩!
我,奸奇座下恶魔王子,百眼魔君-班达,向你讨债来了!
维格拉夫-红眼百般恳求恶魔王子班达救自己一命,但班达只是看着斯卡林斯军阀死去,就在班达准备进军,将毁灭和折磨带给布列塔尼亚时,异变突生!
重生之铁拳无敌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里昂纳赛海岸附近的海洋,巨浪滔天!
数十米深的海水从中间朝着两边分开,一个人,站在两面海水中间,冷冷地看着百眼魔君,奸奇恶魔王子。
“真的是好久好久不见了,亲爱的班达~”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