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cer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墨桑討論-第137章 牽動看書-uu4ez

墨桑
小說推薦墨桑墨桑
顾晞给李桑柔的回信,是经由顺风,送到李桑柔手里的。
信里先说了杜瑞安的事儿:杜瑞安既然已经痛改前非,那就既往不究,毕竟不是什么大事儿。
接着就全是闲话了:致和和乔安比武,输多赢少,十分可怜;守真过于劳心,睡的不好,致和拉着他骑马,好像还真有点儿用;旁边湖里有一种鱼,十分好吃……
李桑柔慢慢看完,挑出杜瑞安那张,仔细看了两遍,确定没什么不妥当的话,把那一页放进信封,叫过蚂蚱,让他给潘定邦送过去,再和潘定邦说一声,请他转交给杜宁意杜三郎。
傍晚,杜宁意到顺风铺子里,谢了李桑柔,送还了那一页信纸。
……………………
葡萄架下头一回二十来份请教异议,和三奶奶的答复出来之后,隔了两天,请教、质疑,以及点评,蜂涌而来。
李桑柔对着半邮袋厚厚的信,抬手拍着额头。
这每一个信封里,可都不只一份。
毕竟,一份只有二十个字,小小一个字条而已,派送铺是要塞满一封信的份量,才漆封寄出来的。
这些,光看一遍,就得花不少功夫。
李桑柔叫过小陆子,让他往潘府跑一趟。
她得请三奶奶出来喝杯茶了。
还是约在如意茶坊,还是那间雅间。
钱三奶奶和钟二奶奶到时,李桑柔已经等在雅间里了。
看到两人,李桑柔迎到雅间门口,让进两人,先指着放在一边的邮袋笑道:“急着请两位出来,是为了这个。”
钟二奶奶看着邮袋,眉梢扬起,钱三奶奶弯腰拿了两封,捏了捏笑道:“这里头不只一份?”
“嗯,一份一封信,那就太亏了。
一份只有二十个字,不过是张一寸许的小纸条,各家铺子收了这些纸条,拢在一起,要装够一封信的份量,才会封上递出来呢。”李桑柔笑着解释。
“这得有多少!”钟二奶奶从钱三奶奶手里接过封信,捏了捏,又掂了掂。
“不怕!”钱三奶奶的眉飞色舞压抑不住,看着李桑柔道:“这些,都要答复?都要印出来?那可得几十张,太厚了。”
“请两位过来,就是商量这件事,先坐吧。”李桑柔欠身笑让。
三个人坐下,上了茶,李桑柔才接着笑道:“这些,只怕不少,我想到了,可没想到有这么多。
这只是一天的,明天有,后天还有,也许能少一点儿,也许会更多。
如今,该怎么办,得请两位拿个主意了。”
“太多了。”钟二奶奶再看了眼那半邮袋子厚厚的信,看向钱三奶奶道。
“要是一天就这么多,是多了点儿。”钱三奶奶想拆开手里的信封,手指伸了几回,还是忍住了。“大当家是什么打算?”
“我不懂学问上的事儿。这些,要看一遍需要多久,我估的恐怕都不对,我的这个看,就是认得字而已。
可这些信,就算是认得字的看完,三奶奶一个人,一天,也不行,三奶奶得有些帮手。”李桑柔笑意融融。
“除了我们妯娌,大当家必定还有人选,不如请过来,一起商量商量?”钟二奶奶看着李桑柔,试探道。
“有学问,又是真才实学的,老实说,我只知道两位,这也是托七公子的福。”李桑柔摊着手,干脆答道。
“大当家这话。”钟二奶奶失笑,看了眼钱三奶奶,笑道:“我和三奶奶才能写几篇文章,这几篇文章之后,大当家这葡萄架下,准备放什么?”
“我觉得,照二奶奶和三奶奶的学问,这葡萄架下,只凭二奶奶和三奶奶,也能撑个一年两年。
至于一年两年之后。”李桑柔笑起来,摊着手,一幅光棍相,“我这个人,别说一年两年,半年后的事儿,都不多想,所以,是真没有。”
钱三奶奶失笑出声,“大当家可真是!”
钟二奶奶有几分哭笑不得的看着李桑柔。
“这些信,我真没想到会这么多,你们读书人,实在是太爱写信了。”李桑柔一脸烦恼,“这葡萄架下,两位能不能接下来?”
钱三奶奶瞪着李桑柔,钟二奶奶笑出了声,指着李桑柔,“大当家这话,您这样子,还真跟我七爷一个样儿。
只不过,大当家是做大事,我们七爷都是闯祸,闹出什么收不了场的事儿,也是这样,甩到他二哥三哥手里,转身就跑。”
“我没跑。”李桑柔笑眯眯。
“这事儿,”钟二奶奶看着钱三奶奶,“不是我们妯娌推托,实在是不得空儿。
大当家也知道,我们家,老夫人上了年纪,早多少年前,就不管家事儿了,我们家里,事儿多应酬多,实在是……”
李桑柔不说话,只看着钱三奶奶。
“要是只写文章,那没什么,这信儿,实在太多了。”钱三奶奶语调迟疑虚浮。
“是啊,以后也不见得能少了,要少,也得等今年秋闱明年春闱过后。
唉,不光是多,只怕还都是些要辩要驳的,跟进奏院那些吵架比,除了一个当面儿,一个在纸上,别的,没什么分别,也确实不容易。
实在不行,只能找找三爷,看能不能交到那些翰林们手里。
看来,做学问,还是男人的事儿。唉。”李桑柔连声叹气。
钟二奶奶挑眉看着李桑柔,钱三奶奶抿着嘴,斜瞥着李桑柔。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可惜了葡萄架下这四个字。”李桑柔再叹了口气,端起杯子喝茶。
“敢情大当家这葡萄架下,还真是故意的。”钱三奶奶失笑,看向钟二奶奶,“符家那几位,学问可都好得很。
伍相家也有几位,他们家请先生,都是他们二太太考问学问呢。
庞枢密家老夫人,学问好,爱管事儿,她又空闲。”
“你真想接下来?”钟二奶奶哭笑不得。
“翰林院那帮人,迂腐不堪。”钱三奶奶似乎有些答非所问。
李桑柔喝着茶,笑眯眯看着两人。
“上回,那篇闻君有两意,明明是个飒爽烈性的女子,挥刀割去不义男人,偏偏让他们解成了欲擒故纵的怨妇,还要指指点点,什么不够柔婉,不够贤惠。
二嫂看那篇文章的时候,不也气坏了,还往那文章上呸了一口。”钱三奶奶看着钟二奶奶道。
听到呸了一口,李桑柔噗笑出声。
钟二奶奶唉了一声。
“我看过一首诗,什么一树梨花压海棠。
挺好奇,特意去看了一趟,海棠是真海棠,压海棠的那个,白发鸡皮,四肢颤抖,根本看不下眼。
我真是纳闷的不行,他哪儿来的脸,敢自称梨花?”李桑柔放下杯子,扬眉看着两人问道。
钟二奶奶唉了一声,钱三奶奶惊讶的眉梢高挑,“你去看的压……不是吧?那个……”
“就是那个,颤颤巍巍,上床都得人扶着。”李桑柔淡定道。
钱三奶奶呆了一瞬,片刻,哈哈笑的直不起腰。
钟二奶奶指着李桑柔,好一会儿才说出话来,“大当家!您,也就您了!”
李桑柔冲她举了举杯子。
“咱们接下来吧,那篇闻君有两意,你不是一直想写篇文章驳一驳?
这信虽多,可很多,都是一件事儿,上回那二十来份,有五六份都能合在一起,因为少,我就一一回了。
再说,这建乐城,有的是能帮手的,要不,咱们去一趟庞府,找找老夫人,请她出山。”钱三奶奶性子爽利,看着钟二奶奶,直截了当道。
“那就瞒不住了。”钟二奶奶皱眉道。
“瞒不住就瞒不住。”钱三奶奶昂起头。
“瞒还是瞒得住的,男人哪会相信女人也能懂学问文章。
就连怎么生孩子,他们也觉得,没他们指点可不行,他们不指点,女人肯定不会生。
不过,也确实,得点一下。”李桑柔笑道。
钟二奶奶笑出了声,钱三奶奶嘿了一声。
“还有件小事儿。每一张小条,我收了三十个大钱,除去寄信钱,一张小条还能余下将近二十个钱。
球场刺客
照理说,这些钱该给你们使用,不过,这几年,我要用一用,先不给你们。”李桑柔接着道。
“我们不缺钱用。”钱三奶奶看了眼钟二奶奶,笑道。
“那行,别的,就都交给你们了,怎么都行。”李桑柔摊手笑道。
……………………
顺风大掌柜邹旺刚到无为府,就接到了安丰县派送铺递过来的急信儿,捎了安丰县吴县令的话儿,让他赶紧到安丰县,出事儿了。
无为府到安丰县不远,邹旺接到急信儿就启程,一路快马,赶到了安丰县,先往派送铺去。
派送铺的胡娘子看到邹旺,先喊了句阿弥陀佛,忙着往铺子里让邹旺,“大掌柜这是接了信儿就过来了?饭吃了没有?先坐下喝杯茶。”
“带的有干粮水袋,你别忙,我就站这儿就行,你这铺子小。出什么事儿了?”邹旺站在铺子门口,接过胡娘子递过来的茶。
“咱们晚报上,不是出了份粮食价儿嘛,就是这个惹出来的事儿。”胡娘子从铺子里出来,四下看了看,压着声音道:
“我也是看了咱们那粮食价儿才知道,敢情,咱们安丰县的米,样样儿都比寿春贵,贵出至少三成!八甲陈早稻,比寿春足足翻了个倍!真黑心哪!
咱们那粮食价儿出来,也就两三天,咱们安丰县里,就有人赶着车,去寿春买米,一大车米拉回来,可省不少钱!
街上也多了好些挑担子卖寿春米的。
这么着,粮行就闹起来了,说咱们造谣惑众,前天冲到咱们这铺子门口来了,要砸铺子,我就让我家老大去报了官。
前儿晚上,县衙里的王师爷过来,说是吴县令的话儿,让我请您过来一趟,说是粮行往衙门里递了状子,告咱们顺风造谣惑众什么的,我就赶紧给您递了信儿。”
邹旺舒了口气,果然是粮行的事儿,这个,他想到了。
“还有别的事儿没有?”邹旺看着胡娘子,问了句。
“咱们县粮书,跟粮行会长是族兄弟,没出三服。”胡娘子声音压得更低。
“嗯,我知道了。粮行这些事儿,大当家早就想到了,没大事儿。
这一阵子,你自己小心些,还有家里,防着小人。”邹旺交待道。
“我懂,大掌柜放心。从粮行来闹过事儿,这几天来来回回,都是我们当家的送来接回。”胡娘子笑道。
邹旺喝完茶,放下杯子,往县衙过去。
听说顺风邹大掌柜请见,王师爷一路小跑迎出来,“大掌柜可真是快,我们县尊前儿还夸呢,顺风可真真是名符其实的顺风飞毛腿儿。
大掌柜这边请。”
邹旺跟着王师爷进了通往县衙后院的圆洞门,转过影壁,看到站在正堂门口的吴县令,急忙拱手紧走,“不敢当。”
“你们顺风,连大掌柜都是飞毛腿儿。”吴县令拱起手,和邹旺说笑道。
“吴县尊有召,小的自然是要飞奔而至。”邹旺拱手长揖。
“哈哈,你这句,得换成我不敢当了。”吴县令一边笑,一边侧身往里让。
邹旺躬身笑着,落后吴县令一步,王师爷跟在最后,进了正堂。
吴县令让着邹旺坐下,说着闲话,喝过一杯茶,才进了正题。
“老邹啊,这趟请你过来,是有点麻烦事儿,你们胡掌柜和你说过没有?”吴县令看起来一幅头痛无比的样子。
“说了,说是粮行递了状子,告顺风,说是造谣生事儿?”邹旺答的干脆爽直。
“就是这个事儿,你们也是,怎么想起来弄了这什么粮价,这价儿,那是能比的!这一比,你看,比出事儿来了!”吴县令摇着头,一脸烦恼。
“县尊说的极是。”邹旺双手抚着膝盖,欠身点头,表示赞同,“这话儿,我跟我们大当家的,也提过,货比三家这事儿,可不是简单事儿。
我们大当家,县尊也知道,不是一般人儿,想得远,想得多。
这货比三家,到底是为了什么,我真没敢多问,就是问了,我们大当家的也不一定说,就是说了,不怕县尊笑话,我也不一定听得懂。
从这货比不知道多少家的粮价出来,我这心,就一直提着,您说,这不是砸人家粮行粮牙的饭碗么。”
“就是这话儿!”吴县令拍了下桌子,这话说的太对了。
“我们大当家的,多精明的人呢,这事儿,她不可能没想到,您说是不是?
唉,这么一想,我也只好硬着头皮顶着,唉,不瞒县尊说,我们大当家的意思,不只这粮价,往后,布市,药材行,这价儿,都得上去,事儿多着呢。”
吴县令瞪着眼,轻轻抽了口凉气。
終極 武力
“自从这粮价出来,净麻烦事儿,原本,这粮价是跟在晚报后头的,粮价一出来,冲着这粮价,晚报一下子多了好些订户。
刚把这多出来的订户理清爽,我们大当家的又发话了,说要把粮价从晚报,调到朝报上去。
您看看这事儿,那订了晚报的怎么办?
唉,真是让人头大如斗。”邹旺拍着额头,连声叹气。
“啊?真要挪到朝报上头?”王师爷惊讶出声。
吴县令上身前倾,瞪着邹旺等他说话。
“对!明天,最迟后天,就调过去了。这一调,像咱们安丰县还好,订户少,寿春府无为府这些地方,派送铺都是通宵的忙。唉。”邹旺浑身都是烦恼。
“挪到朝报上,那可就……”王师爷看着吴县令,话里有话。
“听说朝报是在进奏院手里打理的?”吴县令在京城还是有些朋友亲戚的,欠身往前,压着声音问道。
“这我真不知道,不过,去年,我去朝报报坊,竟然碰到了潘探花,就是探花茶针那个潘探花,正在印坊里看着排版。
瞧那意思,他跟印坊,印坊跟他,都熟得很!”邹旺也欠身往前,压着声音,一脸八卦。
“那就是了!潘探花领的就是进奏院的差使。”吴县令坐直回去,捋着胡子,斜瞄着王师爷。
王师爷迎着他的目光,点了点头。
“邹大掌柜不是外人,我就直说。
咱这安丰县米价这事儿,从我到任,我是前年年底才到这安丰县的,从那时候到现在,一直都是这个价儿,我就没多想。
没想到,周围一圈儿,就安丰县这米价最高,你瞧瞧这事儿。”吴县令是真的又愁又烦。
“大掌柜也知道,这米价关着民生,安丰县米价在整个寿州最贵,这轻了,也是个治下无方,要是往重了说,这简直……”王师爷抖着手,连声叹气。
“安丰县也就米价高些,麦面油豆,和其它几县,都差不多。
再说,这米价,吴县令来前就这样了不是,要是能在吴县令手里,降下来些,不说和其它诸县一样,至少不差那么多,这可不是无方,这是有方,有方的很呢。”邹旺欠身笑道。
吴县令再次看向王师爷,王师爷从吴县令看向邹旺,欠身笑道:“邹大掌柜这话极是。
您看,要不,您跟粮行这边见一见?
大掌柜不是外人,我也直说,有些话,我们县尊不好多说,倒是从大掌柜这边说出来更好,大掌柜看呢?”
“行。”邹旺爽快答应。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